搜狐网站
搜狐上海 > 上海站专题列表 > 设计师翟宴辛

翟晏辛:在磨练中成长前行

来源:搜狐上海
2010年11月22日13:55
设计师翟宴辛
设计师翟宴辛

  我还要做设计师经纪人

  主持人:我们刚刚也看到你的店,感觉比较平易近人,你的品牌定位是什么?

  翟晏辛:其实服装设计师是做什么的?为什么不称为服装艺术家,艺术家的一件作品可能会很值钱,但是只有很少众的人去理解、去接受,服装设计师的职责是让更多的老百姓了解时尚,去购买到最适合老百姓自己的服装,这样的工作叫做服装设计,所以我觉得我们的作品不应该是那种曲高和寡的,应该是平易近人的,所以我的店是能让大众接受的,希望他们把担心度放低,就是担心“可能设计师的衣服很贵”这种念头,所以我们在做一个大众化的店。

  主持人:你不只定位在大众时尚,还有高级定制,你怎么平衡这几条线?

  翟晏辛:我们有三条线来做,我们公司是有整个团体来运作,我们做一个品牌是专门供快速消费的,年龄大概在18岁到20几岁,这样可以保证我们的基本收入,有了这一大部分的供给我们再做高级定制。所谓的高级定制就是高级成衣,做工更好,都是比较好的面料,款式更有时尚感,针对的人群是35岁到40岁,有购买能力而且是有需求能力的。我们是把这两个品牌分开。第三个品牌会做设计师集成店,现在很多的设计师不会运营店,我们已经磨炼过一段时间了,所以我们希望强强联手,从设计师---我的角度作设计师经纪人,把很多设计师牵在一起,把不同风格的东西放在一起,供很多商家来选择,帮他们做推广。

  主持人:这种模式在化妆品已经有了,是否可以借鉴?

  翟晏辛:我们目前除了服装这一块还陆续开展了项目部,项目部里面包括了像模特,舞美设计,画册的拍摄、设计,主要是跟服装一条线有关的,目前在慢慢开拓市场,我们目前做的业绩也不错,我们从一个服装商的角度知道我们需要什么,也知道厂方需要什么,提供给厂方最好的选择。哪个品牌能盈利就证明有很多代理商和加盟商,加盟商就是一般的大众,他们所能理解的美和很多设计师是完全不一样的。他们认为的美就是传统意义上的漂亮,所以我们在提供模特的时候也会有一些着重点不一样,如果是业内的就会推荐那种比较有特色的脸,如果是像展示会就会选择那种传统的美人脸,这样更好的起到一个商业作用。

  有时更需要面料和做工

  主持人:很多设计师说做品牌难,特别是被市场高度认同,获得市场价值,你觉得当中最困难的是什么?

  翟晏辛:我们先不管品牌运作,独立设计师非常多,他们有很好的创意,但是需要的不只是创意,需要的是面料,但是小批量面料价格就很高,需要制作,像很多制作工厂工人招不到,有工人的工厂宁愿接大单,小的批量的单肯定是往后面排,甚至到该上架的时候根本做不出作品来,所以从原材料到后期的做工是很严重的缺乏问题,如果独立设计师想做好的话这两个是很重要的难题要克服。

  主持人:国外是怎么解决这些问题的?

  翟晏辛:国外的独立设计师只是像艺术家一样在活,也没有很好的跟商业去合作。他们会去放弃一些自我想法,然后跟一些品牌商合作,帮你做一定的产品线,市场化的,赚到钱以后再做我自己喜欢的东西,表现个人的东西,但是目前中国的独立设计师是完全在自我的运作。还好从08年开始,国内对轻工产业有大量的扶持,像以前根本看不到秀,现在很多频道都在播一些秀场的东西,有一个慢慢的培养期。

  用个人知名度推广品牌更快

  主持人:提到个人品牌的认知度,在上海,大家都认识你,电视节目上常常看到你帮人改造、做造型。你觉得你个人的推广对你品牌的经营是有利的吗?

  翟晏辛:有,首先要肯定这一点,我在推广个人品牌的时候,首先是要为以后做一个铺垫。换句话来说,任何一个服装品牌想得到一个市场认可,三年是一个周期,三年能存活下来,再花三年的时间让大家来认可,要六年时间,认可度要是有一个熟悉度,再需要三年,这是一个正常品牌在正常情况运作下的成果,这个时间要有多大的人力、物力、精力放进去。反之,接受一个人,如果这个人没有太大的负面影响,一周、两周、一个月就会被大家所熟识,认识了以后会再找你相关的东西,慢慢的从认识我这个人到认识我这个品牌,这样的熟识度会更快,也更容易一些。现在很多设计师有这样的创意,但是没有这样的沟通能力,不是一个很好的运作专家,所以这方面可能会有些欠缺。

  现在的传承只是索取

  主持人:近几年国际时装周运用了大量的中国元素,包括你自己的作品里面也有。你认为这是一种传承吗?

  翟晏辛:其实我觉得中国人目前就是一直在消耗老祖宗传下来的东西,传承从字面上理解,就是把以前优势的东西更好的发扬光大,然后再传下去。我个人感觉,目前的状况我们一直在向老祖宗索取,而没有为后面留下自己的东西,这是从我个人观点上看到的一点。把所谓的中国元素,用西方人的理解角度来讲,去传承一个精神,而不是具体的实物。

  主持人:你的潜台词是现在的设计师压力还很大,不能让这种东西断层,有好的办法去解决吗?

  翟晏辛:一提到中国元素大家就想到旗袍,旗袍怎么去改变它?它的造型就已经放在那了,印象最深的已经是这样了,没有办法通过自己的创意和想法改变得太多,改变得太多就不是旗袍了,在人的脑子里已经根深蒂固了。怎么让人家一看有中国元素在,有中国的精髓在?中国不只有旗袍,中国的国粹有京剧,有茶文化,有阴阳太极,有我们的国画,所以我们会汲取其中不同的精髓去发散。我们今年做的美人图,传统意义就是画国画,但是一般的人会想传统的山水画,水墨画印在面料上面做成衣服,有飘逸的感觉,这是很多人都可以想到的东西,这不是创新。我们怎么把它艺术化、想象化,山水画里面也有很多彩色的东西,不只是黑白灰,也有一些靛蓝,不同的颜色在里面,怎么把它和我们的面料融合在一起?我们想到的一是把这些颜色放在那,二是融入当今社会的需求。当今社会人的压力很大,很烦燥,但是人的第一感官是最关键的,是我们的视觉,然后是嗅觉,然后是触觉,看到什么样的颜色互相搭配在一起让心情愉悦,把这些东西和我们传统的东西融合在一起,把传统颜色和水墨印染的效果和色彩学、心理学放在一起,然后经过一个绘制印在面料上,就会出现我们今年的图案。我们有些对比色,像红色和绿色,但不是用纯绿,两个颜色碰在一起有慢慢印染的效果,其实两个对比色,单看都会有一个矛盾的感觉,红很刺激,绿很平和,一旦稀释了以后慢慢融合在一起,看到的就是很舒服,可以把两个矛盾点结合在一起。我们通过这样的感觉做出我们今年的中国元素。

  主持人:中国的设计师似乎惯用中国元素的外在,怎样才能更好的结合内在去表现传承的精神?

  翟晏辛:我们做了一季阴阳,那一季我们也是用了中国传统的精神在里面,大家说完全看不出有中国元素。但是去年有一个国内设计师,他是用他的理解方式理解了我的阴阳,我们选用的是那种精神,他能看明白是这样的感觉,有中国服装的皱褶,一些阴阳面的转变,这是我要表达的中国元素。

  主持人:设计师对于中国元素的理解,有自己的渐变过程,在这个过程当中什么样的元素和什么人对你影响最大?

  翟晏辛:我从影视方面得到的启发最大,因为最先是在艺术范畴上面涉及到中国传统文化的,像以前的一些传统电影,它的服装是完全复制最古老的服装形式,现在会把它艺术化、现代化,其实这就是把中国元素让更多的人去理解,如果太传统太复杂做不了,因为工艺上做不了,很多人接受不了了,像我们看过中国导演拍一些中国传统古装片,觉得它的服装很美、很国际化,我从这样的理念得到了很大的启发。譬如我最大的启发就是陈逸飞先生,他所传承的中国,是通过画一些中国的女人,一般大家觉得中国女人是用中国的国画做体现,但是他用完全西洋的手法,体现出中国的山山水水甚至是代表中国女人的特色,这也可以吸取一些经验。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责任编辑:聂小酉)

转发到微博

已转发3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对话大师解读苏格兰单一麦牙威士忌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时尚文化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