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上海 > 上海站专题列表 > 中欧企业社会责任全球论坛

李连杰:社会责任是整个人类的问题

来源:搜狐上海
2011年05月29日10:10
李连杰
李连杰


李连杰:各位同学、老师、企业界的领袖和媒体的朋友大家早上好!非常高兴有机会跟大家分享一下过去几年我对公益慈善的感悟。刚才一位优秀的企业家介绍了他的企业社会责任,我没有企业,但我个人的理解,我能分享的就是人。从人的角度,我觉得在浩瀚的宇宙当中有个地球,地球当中生活着很多的生命体。人,是这里面最高级的一种生物,不仅有普通的爱,爱,很多动物都有,但人有责任、有道德、有义务,我想分享一些人在这个时代里所应当负责的尊严。

政府、企业、团体都是人组织的,包括个人。责任上,有政府的责任,企业、社会团体和个人的责任。做任何一件事,不管是企业还是慈善、公益,最主要的是心。过去几年来,我一直研究心的问题,我觉得很有意思。我琢磨半天,我这个人的生命过程,我发现我是光着身子来的,我最后穿着一套衣服走。在生命开始、结束整个中间的过程,不管是为社会、为个人、为一切的财富,希望拥有、指挥,最后带不走,反过来是留下什么对整个人类发展的价值,可能是属于你的。

中国的公益慈善是从2000年开始,当社会结构发展了、基本的温饱解决之后,大家有了各自对公益、慈善的理解。我刚才看了学校的信念、理念的PPT,感觉还是要和大家分享一下我对慈善和公益这四个字不同的理解。慈善,每个人的心中都有善良、美德,当重大的天灾人祸、疾病、很感动的时候,大家自愿的去帮助。慈善,偏重于感性。慈善要举一个代表人物,我心目当中是德莱修女,依靠心中的美德帮助人,好吗?非常好。但她有一个弱点,就是比较感性。公益,仔细琢磨,有点偏理性:公众的利益。慈善,大家想的是社会的弱势群体及在能力、在物质比较缺乏的一些人需要得到帮助。但是公众的利益就广了,包括在座的各位,包括每一个生活在地球的人,利益被伤害都是公众的利益被上海。公利,是公众的利益如何保护。这方面,我相信企业能为维护公众利益,配合政府,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但公益太理性、不激情,所以可持续、参与的人比较少,这也是历史发展的过程。

纵观整个全球,中国是发展中国家,公益慈善也是刚刚起步,大家非常模糊,特别是经过过去10年,有一些重大人类的伤亡、灾难发生在地球,我们的热情非常高。但是纵观未来中国的30年,怎么样提早的有所准备适合中国的国情发展,公益是一个非常值得探讨的问题。企业的责任,每一个大型的500强企业,都有自己的战略方针,都根据自己的企业特质尽到自己的责任。有些责任是法律规定必须要做的,有些是道德层面的。企业,最大的价值、责任是必须要创造财富、带动就业、准时上税,以及保证你的产品不能有毒、不能有太大伤害,对能源持续循环,这是企业的基本道义。但中国发展中的企业,如何做企业社会责任?这个课题其实很大。首先,要看中国的慈善公益事业的市场。中国目前大型的基金会,公募基金会近1000家,私募的也有很多。但整个舆论推动的、大家关注的基本上有点像企业的前半部:如何融资。如何融资?如何捐钱?大家的重心放在这块。如果一个企业不能可持续的发展,产业链不畅顺,融资作为企业和公民每个人参与公益慈善的激情是源源不够的。我们常常看到某企业捐了多少钱,这是不符合社会平衡的持续发展。我简单的和大家介绍一下中国慈善事业的图表。

我觉得,整个慈善行业我们比较关注,但公益领域,按照美国的人口比例,非牟利这块占人口的10%。我国,有很多非牟利是政府主导的。未来,非牟利这个领域的发展非常大,这个领域对社会结构的转变非常重要。为什么我要讲这个严肃的问题,大家是商学院的学生,是企业的领袖,是国家金融财政的制定者,所以我们要讲一些理性的东西。感性的东西不需要我们讲,报纸、电视非常喜欢,这非常好,一个白血病可以振动海峡两岸,所有的媒体都在报道。但我们要知道,整个中国要关注的慈善领域的人之多、之广。

企业呢?其实要定出一个方针,根据自己企业生产的内容和关注的企业文化去帮助社会。社会的公益慈善事业有几大领域:教育,教育牵涉得非常广。我们对慈善来讲,还有医疗。其实目前,每一个人体的器官都可以变成一个基金会要负责。白内障是眼睛的器官、还有心脏的器官、手、艾滋病等,这个领域又非常广。环保领域也非常广,还有贫困都是不同的领域。企业到底捐多少钱?捐多少钱不重要,最重要的是钱如何改变社会结构。你不要急于推动企业家捐多少钱,中国是一个刚刚起步发展的国家,大部分的资产创造了多少失业的人?中国还有几亿人没有就业,你都捐了企业如何再生产?发展中国家不能和发达国家200年后站同一起跑线,而是我们如何用30年追到发达国家。这个领域,更要和企业家理性的分享,如何大家一步步的把产业链建立起来?中国有些企业家做得很好,像针对心脏病的,2万一个先天性心脏病,如何从企业家融到钱,如何通过医疗改变一个人的心脏、改变他的生活,如何一生,这个数据非常清楚。一个白内障2000块,我们交给哪个组织做执行,怎样改变、回馈社会。我相信,很多中国企业、很多企业都说,我可以帮助一个人重见光明,最怕是糊涂帐,大家都做慈善的竞捐,捐很多钱,但我们真正具体改变什么?真正的结果是什么?很模糊。关键是企业界的精英、媒体,共同在未来移动整个的地图,怎样把教育领域里的线建立起来、医疗的线建立起来、贫困的线建立起来。在中国,没有一个政府、没有一个历史时期可以彻底改变人类的问题,这就是人类的美丽。

我光着身子来、光着身子走,中间有很多的问题,因为这些问题,我很开心的去工作、去改变他的质量。中国企业界要更理性的帮助他们,用建立企业的方法建立各个产业的发展。很多人都跟我说,企业应当注意什么?我们企业做什么?我说,最重要的是你的心想做什么,你的心想做什么你就一定可以找到机会。像你创业,你可以找到商机,你找到商机一定可以找到落脚点,一定可以找到你的位置去帮助整个社会更加的合理、更加的完善。企业家,在没有摸清楚你未来定位的时候,企业家有很多的选择。现在比较困惑的是企业家看不到批发商和零售商,不知道怎样把资本的有效转给社会的收入群体,变得企业家要创立自己的私人基金会。私人的基金会又要把不是做慈善的专业人士从企业调到基金会,重新面对人类的发展结构。他们管理企业的时候可以创造很多财富,但作为公益领域他们又要重头学习。很多优秀的企业家,像王石、冯仑和我说,他们又学习怎样做慈善了。这个结构怎样友善的建立起来?我觉得非常值得大家思考。我们这个企业,从自己生产、批发、零售、客户?还是我们只做融资,根据我们的需要去购买服务。如果我对企业对教育感兴趣,我选择是贫困儿童的教育?还是贫困大学生的教育?我在这些基金和公益组织里面选择我可以购买的服务,钱资助给他,他落实项目,结果去审核结果是否符合我的企业文化,再说是不是要继续的支持或者是提出建议去改变。这条非常重要,因为减少了企业本身要从一开始做到尾,一系列要自己包办的社会结构改变。你要对环保、对贫困,任何一个领域你都可以选购买服务。但为什么现在很难购买服务呢?就像壹基金在过去三年每年想拿1000万购买服务,三年来都没有花出去。第一年700万,第二年800万,第三年600万,因为产业结构没有建立起来,终端的“批发商”不够专业,零售商也不够专业度,以至于没有办法把资金这条链给到最低下层普通的受助群众。那么,就要有企业,特别是企业的零售门负起责任。如何建立一个大型企业、上百年的企业,就可以帮助社会如何建立起公益慈善的产业链条,一定可以,结构是一样的,只不过不是把资本回馈到股东大会,而是回馈到社会。

中国社会要改变的很多,企业家要扶持的不仅是自己融资的部分,商学院、领袖们更多要做的是帮着社会建立起批发商,也就是公益组织、基金会的组织,以及零售商。各地的老人协会、各地的非牟利协会,以及有效的把资本给到社会。这样的一个产业循环才可以建立起来,但这个工作吃力不讨好。不像说我们捐了一口井多少人喝到水,马上有多少孩子上学、多少病人的心脏改变了,这个东西可能5年、10年才可以看到,但这是非常必要的。我和很多中国的企业家合作,跟北京师范大学建立公益研究院,为什么建立公益研究院?我觉得非常有必要,也愿意和大家分享。一个国家,一个政府必须要建立党校,建立培养干部的机制,国家要有商学院培养未来的企业领袖、管理人才。公益学院的重要性,是为非牟利产业创造专业的管理人才,专业的人才非常重要。我们不可能只要求道德理解的公益和慈善,中国是发展中国家,道德观念非常强,我们既要公益慈善组织做到国际化,同时又要求所有参与公益慈善事业的人是共产主义战士或者是共产主义精神,零成本的东西,这很难实现。我一直觉得,你要感到先进国家的企业社会责任和非牟利组织的能量,你同时为专业人才培养的东西必须是接轨的。我从来不相信人民币3000块人工的人可以引导几亿的公益组织或者社会企业。你可以看到,美国的公益组织为什么如此大?首先是有200年的历史传承,再一个是这些公益组织的领袖们人工是多少?西岸18到19万,东岸是23万美金的年收入。这样的公益领袖站在中国今天的市场上,道德马上把他枪毙掉。在道德这个选择上,我个人更喜欢法律。法律作为一个准则,只要法律允许的10%运营成本,他真的需要有这个能力的人去管理。我见过很多体制内拿几千块人工的人和企业家要钱,要企业家资助的时候,他颤抖,人家一讲英文他不知道,人家讲中国的市场怎么怎么他听不懂,他怎么去要钱?专业人才的培训,必须要逐渐的通过媒体给社会理解专业人士的价值,如果专业人士没有价值,专业人士做了三年、五年,专业人士又是被救助对象。一定要尊重专业人士的培养,因为他必须要有这个眼光。

壹基金工业研究员给中国的NGO开会,我提出一个观点,我说在中国短期内不能实现,一旦实现这个人会被批倒,就是职业筹款人。哈佛大学有职业筹款人,任何世界顶级的学校都有职业筹款人。只有职业筹款人可以跟各企业对接,把整个产业链的概念介绍给企业家。企业家的力量是再生产的,不能把全部精力去研究,我给哪个基金会钱,职业筹款人建立桥梁,把教育基金、身体方面的医疗基金介绍给企业家,说这个基金会为什么需要得到您这个企业的支持?您这个企业的文化和这个产业为什么可以连接起来?这个桥梁多么重要。这些职业筹款人首先有这个能力和社会常识、知识,有教育、经商的背景,他知道哪个高尔夫俱乐部里可以见到职业领袖,知道哪个场合可以见到他们。企业家的文化和他要资助的对象可以连接,他就可以作为一个桥梁。桥梁,也是产业链必须要拥有的,中国未来的社会必须要有这样的人才。但如果有一个人说他可拿筹款3%为人工,他是职业慈善的筹款人,基本他会被道德批判死。我们光要美丽的结果,不思考这个过程是很难实现的。不管在哈佛,在任何一个商学院我都讲,其实我们只要遵循法律,道德可以第二考虑。社会整个结构,不同人理解的道德层面完全不一样,他不是法律。基本的逻辑是什么?各个企业CEO,因为他付出一生学历花的钱是一样的。我和哈佛的教授聊,他说你知道,一个商学院的学生要花20万才可以把课程做完。如果他毕业之后马上就做企业社会责任、做慈善,怎么还20万贷款?他要回到企业,带领企业创造财富,35岁到40岁,他结婚了有固定的收入、有房产、有一定的社会经验,那时候基本生活稳定了,年薪100万他可以降到60万去公益组织做事,他有一定的经验可以把社会公益做好,这是一个很理性的分析角度。

再回到人才培养,这个非常重要。企业家、同学们,在未来自己个人财富市场上努力奋斗、非常无可厚非,一定要。但我一定强调两只手,创造自己的财富、企业的财富、管理好企业员工的福利,因为我们最后带不走,我们同时要帮助一些社会。这个目标,我个人不喜欢特别伟大,培养出无数个雷锋的几率很小。我更喜欢比较简单的、朴实的想法,就是我个人的人生经历,我光着来,穿着一套衣服走,国家培养了我,武术家电影家给我很多的支持、帮助,所以我要帮助社会。我是人,别人帮过我,我有责任和义务去帮助社会,因为这么简单,所以我必须每天保持以感恩的心回馈社会。因为我是一个可以被称为人的人。

全世界有500个学生领袖在探讨,孩子们非常兴奋的说,我作为志愿者、作为社会责任者怎么回馈人类?我说,我跟你分享一个话题,你应该沉淀。沉淀什么?回家帮妈妈做做饭、洗洗衣服,希不希望报纸登、邻居赞扬?不会,因为这是你的家。地球,是人类共同的家,我们如何为这个家做一点事?是不是一定需要表扬?不需要,我在人类大家庭,所以我要做一点事,这是基本受过教育的人应尽的责任。

很抱歉,我没有很好的受过正统教育,也没有企业领袖博士和导师讲得那么系统,但很简单,我一直在学习,我一直用感恩的心在回馈人类,不仅是中国。如果只回馈中国,我愧对中国人,愧对我的祖先,我必须思考,人类是生活在地球上,中国随着经济的强大可以看到未来30年我们会更加强大,我们要为中国、为人类做一些什么应尽的社会责任,人的责任。我觉得,那个梦想应该更大。如果我们只希望中国经济领导世界,中国是领导世界的大国,但我们又愿意只负责任的是中国贫困扇区,不思考中东混乱,这不够。一个伟大的人类群体要有宏大的目标,中国商学院的学生要看未来30年、20年,我们未来带不走,但我们如何付出,让人类的结构更合理、更有效的去帮助人类的社会。这样,我觉得我才不妄被称为人在生命中走过一回,谢谢各位。

主持人:非常感谢李连杰先生非常精采、发自内心、非常让人深思的想法,也是他积累了这么多年的经验。从他的讲话当中让我们想到慈善和公益,不是划等号的。很多时候我们考虑慈善公益的时候只考虑到一个点,基本上是想证明自己是一个好人,证明自己:我还能够帮助别人,我还是一个不错的人。到最后,自己得到了心理补偿。但是,公益可能理性上更大。李先生刚才所讲的不仅是一个点,怎么把点连成线?更重要的是这个线如何连成一个面,甚至是整个地球。这些,都是值得让我们深思的。像李连杰先生所说的,中国这几年的经济改革开放,我们这方面还属于是不断学习、跌倒的阶段,很多事情值得我们探讨。在座很多是商学院的学生,未来的责任很大。

接下来我们有专题探讨,顺着李先生所提的观点:人才的培养、企业怎样去做、企业现在碰到的困扰,我们会有一个专题研讨。这次的专题研讨,我们有三位重量级的人物,首先先把李连杰先生请回台上。

接下来有请万通地产董事长冯仑,西北大学经济学学士、中央党校法学硕士、中国社科院法学博士学位。91年创建万通集团,致力于行业维权和企业公民建设,对民企发展、公司战略、公司治理等方面有丰富的经验,欢迎冯仑先生上台。

刘晓光先生是北京首都创业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北京首创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首创置业有限公司董事长、新资本国际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毕业于北京商学院,现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北京商学院客座教授、北方交通大学、硕士博士生的导师,领导的北京首创集团是一家极具创新精神的特大型国有集团公司,获得2010中国商业地产领袖人物、2010中国地产新视角年度行业领袖人物、中国地产十年社会贡献人物、2005中国经济年度人物、2004年中国改革十大新闻人物等称号。

今天我们首先请嘉宾进行发言10分钟的时间,然后会请台下的嘉宾提问,做交流。

刘晓光先生,针对李连杰先生所探讨的企业社会责任,从你做这么多企业社会责任的工作来分享一下,您觉得企业落实这些社会责任方面优弱势和碰到的困难在哪里?

刘晓光:我们是企业领导人,刚才李连杰所讲的我也很受启发。04年的时候,我们专门组织了中国100个企业家,成立了一个阿拉善协会。这个协会是中国企业家第一次整体的投入了环保事业、投入了公益事业,这就是企业家社会责任的体现。

社会责任角度来讲,有广义的、有狭义的,涉及到的方面很多,比如企业自身的问题,企业的良性循环、企业合理的纳税,企业对消费者、对社会的贡献。还涉及到公益事业、环保事业、慈善事业。当然,还涉及到了其他方面,比如节能、不破坏环境等等。中国的企业,应该有很好的社会责任感、很好的社会责任体系。现在我们的问题是什么?一个是社会责任的目标、愿景不清楚,大多数企业是这样。有的企业说我捐献了,OK了。有的企业说我做慈善了,很好了,但这不是完整的体系。第二是执行起来没有标准,很模糊。很多企业想做企业社会责任,但标准不清楚,执行起来很难。多数企业,说自己在做社会责任的事,但实际上做得很少,有的企业做得好一些,有的企业做得差一些。像沃尔玛做得很好,原来老挨骂,后来说人家社会责任做得非常好,详细的分解到每一个指标,每年还有会计解释体系。万科也做得不错,他们把社会责任落实到了价值体系中,落实到开发体系中,也做得很好。

对中国的企业包括个人来讲,我同意李先生讲的,我们将来做社会责任,包括具体的做公益事业,不是中国自己的问题,是整个人类的问题。我也同意李连杰所讲的人的培训问题。阿拉善协会是NGO组织,但我们也发愁,每年有很多的钱但怎样花得好、花得出去?也是问题,需要我们将来有大量NGO人才的出现。

(责任编辑:陆曼)
  • 分享到: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对话大师解读苏格兰单一麦牙威士忌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时尚文化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